当前位置:主页 > N汇生活 >休想河蟹我的作品!作家成功抵制髒话过滤APP──Clean >

休想河蟹我的作品!作家成功抵制髒话过滤APP──Clean

休想河蟹我的作品!作家成功抵制髒话过滤APP──Clean

嫌莎士比亚的文学太鹹溼,十九世纪初的英国医生包德尔(Thomas Bowdler)乾脆自己把内容净化,推出家庭版莎士比亚;怪马克吐温(Mark Twain)用了很多「黑鬼」字眼,种族歧视太深,阿拉巴马州教授葛里本(Alan Gribben)在 2011 年改编「无黑鬼」版的《哈克流浪记》(Adventures of Huckleberry Finn)。然而,这些大费周章的河蟹(合谐)动作,现在只要装上免费 App「Clean Reader」(乾净阅读器)就能一次搞定,立刻把电子书里的髒话消音,但此举却也引发作家抨击,不敌压力,该程式日前已停卖所有电子书。

《赫芬顿邮报》指出,研发「Clean Reader」程式的茂恩夫妇(Jared and Kristen Maughan),住在美国爱达荷州,笃信基督教,由于女儿抱怨读的书里太多咒骂恶毒字眼,他们却找不到相关程式来删除髒话,因此把点子交给 Page Foundry 公司,由该公司发展出髒话过滤器,开放免费下载并在此程式的附设商店中销售电子书。

使用此程式阅读电子书,可以有四种选择:关闭、乾净、更乾净、完全乾净(squeaky clean)等,端看读者想要内文有多「乾净」,髒话会改用其他字词取代,或乾脆遮蔽。选择完全乾净等级可以过滤绝大多数的髒话,其中还包括种族歧视字眼。

经营美国罗曼史新闻部落格的波特(Jennifer Porter),分析髒话怎幺被更改,比如:F 开头的髒字,会被改为怪胎、白痴,下地狱(hell)改为糟糕(heck)、狗屎(shit)改为废物(crap)。同时,身体器官被修改得很厉害,阳具变鼠蹊部,阴道改为下体,乳房改称胸部,妓女变巫婆,口交只能讲愉悦等。

网路媒体 Flavorwire 引述 Clean Reader 指出,当程式的运作方式是搜寻特定字母排序,而把这些特定排序的字直接视为髒话,但没法判读上下文。也因此,有些「非髒话」会被无辜定罪,而遭到遮蔽。

举例来说:「Jesus Christ」是耶稣基督之意,但有时也会被当成咒骂使用。当读者用 Clean Reader 来阅读《圣经》时,耶稣基督这几个字就会被一路改到底,读起来恐怕会让人满头雾水。

这程式引发作家抨击,连加拿大女作家爱特伍(Margaret Atwood)都被惹毛了,她在推文说:「你可以因为不喜欢吵闹噪音,就把贝多芬的定音鼓拿走吗?这样还能叫做贝多芬吗?」

火气最大的应该是作家哈里斯(Joanne Harris),她直接在程式的留言板开骂。她批评,此程式未经作者同意,就删改文本,用他们自以为是的价值观、先入为主的偏见,作为佳言美句与髒话的评断基础,「这就是监控,不是来自政府,而是来自少数宗教团体。这误解了小说创作的本质,给年轻人有毒的讯息。」

出版商和电子书平台已出现具体的抵制动作。

英国《卫报》指出,Inktera 电子书店及自助出版书服务和经销商 Smashwords 都决定停止合作;前者不再于自家网站里,提供 App 下载连结,后者则把旗下电子书全数撤出 Clean Reader 商店。 对此,Smashwords 创办人科克(Mark Coker)表示:「因为在我们跟所有零售商的合约中,零售商并不允许去更动书中的文字。」

Flavorwire 报导则进一步探讨「此程式是否合法?」有些人主张,Clean Reader 侵犯作家的着作人格权(moral rights),欧盟法律特别保障作家的人格权,主张着作未经作家同意,不得窜改更动。

不过,科幻小说家多克托罗(Cory Doctorow)则是用自由主义的角度来看,他认为,已合法持有一本书的消费者,决定更改文字来阅读这本书,跟出版商、零售通路擅自更改内文,是两码子事。儘管他认为这程式的点子很愚蠢,但他仍为此程式辩护。

Clean Reader 受到来自作家和出版社压力,已于 2015 年 3 月底停止卖书。

Clean Reader 在官方Facebook粉丝团公告,他们收到各界的反餽意见,也已採取立即行动,将所有书籍下架、停止贩售,但消费者已经从此平台购买的书,则会内建 Clean Reader。未来该服务将会根据作家和使用者的意见,在不久的将来发布改版。

Photo from Pixba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