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N汇生活 >休斯顿火箭的夏天:属于他们的末日狂奔 >

休斯顿火箭的夏天:属于他们的末日狂奔

​作者注:关于薪资,本文参考了着名专家鲍比马克斯等人的薪资分析,并对火箭休赛期可能的方向做了一个简单整合。

在五年内第四次输给勇士后,火箭终于又一次在现有模式下,走到了他们建队的十字路口。优秀的薪资结构是一支冲冠球队的基点,看看今年刚夺冠的多伦多暴龙吧,

——两份分别属于MVP级别超巨和优质全明星的靠谱大合约(伦纳德、洛瑞);

——几个如果放在合适的角色上,就能贡献远超薪水以及面板数据比赛影响力的中份合约(1000W丹尼格林上赛季的RPM甚至超过了吉米巴特勒);

——几个优秀的中产,或者一个已经打出准明星风采的新秀红利(说的就是你,西亚卡姆)

与之相对应的,如果你球队里的合约整合起来不但没有一点物超所值或者至少把钱花在刀刃上的感觉,反而看起来像是在还北京学区房的房贷,那幺这只球队一定需要做出一些改变,否则实在不可能有光明的未来。

是,这就是休士顿火箭现在面临的严峻考验。

休斯顿火箭的夏天:属于他们的末日狂奔

在17-18赛季拥有大量福利合约时,火箭走了背运,在把卫冕冠军逼到悬崖边上后失去了克里斯-保罗的大腿。等到勇士阵容下滑之时,这支球队又不得不为到期的超值合约买单,用一些看起来有些溢价的大合约限制住了自己在休赛期大展宏图的空间。

不止如此,如果今年某地区清华最后招生的分数线是680,一本线是420,那幺670分,410分的考生所要承受的难过可能要比90分的考生多得多。争冠之路是一场货真价实的宏大战役,需要很多的鸡血、彼此作战的新鲜感和被传销一样的仪式感。

连年在相同的对手面前被逆转可能会收穫类似于麦可乔丹在1990年夏天滔天的怒火,也有可能会收穫德玛尔-德罗赞在新闻记者会上「如果我们有勒布朗我们也能赢」似的泄气名言。[注1]事实上,能向卡尔马龙和史塔克顿在反覆的出局中积蓄力量,直到三十五岁时还能坐地吸土的人总在少数,更多的我们化成了2001年的拓荒者,2003年之后的沙加缅度,2016年之后的快艇。

[注1]我很喜欢德罗赞也很同情他的遭遇,但这句话是我看球以来少有的,球队领袖主动站出来,以一种极度憋屈的方式给自己人施加DEBUFF的瞬间。我要是乌杰里,我也会立刻寻求交易,因为哪怕是天上掉馅饼,砸中的也会是推开乔丹的雷吉米勒。

火箭当然需要改变,这份改变的源头不止是出于在下赛季天下大乱的西区进行补强的目的,还出于给球队注入新鲜感和新的动力,让他们依然愿意相信自己有能力做到什幺而不是重複每天的打卡下班。

现状:

——詹姆斯-哈登在薪资帽上涨后的红利终于结束了,第一年超级顶薪即将开始执行。

——哈登,保罗,戈登,塔克以及卡佩拉,火箭最好的五名球员,恰好是他们最贵的五名球员,在下赛季要吃掉1.14亿空间。你还记得往上数几段之前,这篇文章里提到过的争冠球队需要具备什幺吧?这意味着他们没有任何可以吃的新秀红利和优质中产。

——奢侈税线有1.32亿,留给他们的补强空间微乎其微。如果火箭使用了全额迷你中产,即使他们剩下名单用底薪填补,他们也会超奢。假设费尔蒂塔又是一年礼炮空响,仍然希望莫雷避,他们只能选择相对保守的做法,用鸟权和底薪特例签人,才能可能把薪资单压在奢侈税线下。

于是,试着追求吉米-巴特勒,就成为了一个具备改变薪资结构、注入新鲜动力(如果不会变成负面影响),以及增加球队上限三重利好的尝试,我们也试着对两种情况进行分析。

休斯顿火箭的夏天:属于他们的末日狂奔

一.保守路线:拿不到或者不去追求巴特勒

那幺,留住球队的核心框架,利用大牌球星和球队竞争力吸引老将是唯一的出路。有几个问题需要解决:

1. 他们需要留下小瑞弗斯,法里德和豪斯幺?

这三位球员在上个赛季球队伤病满营的时候撑住了轮换,但后两者在季后赛里没得到足够的舞台。

因为这三位球员只拥有非鸟权,所以火箭不能给他们开出太高的价码了,尤其是豪斯,他值得火箭动用珍贵的迷你中产来续约吗?小瑞弗斯作为持球手有价值,保罗的年龄让火箭也需要替补控卫,但仅仅260w的价格有可能留住他吗?如果要付出更高的加码,在后卫线上有保罗哈登戈登的情况下真的值得吗?

2. 戈登应该要提前续约幺?

在火箭三年,圆脸用高产并且极具个人特质的比赛风格征服了很多球迷,在稳定贡献18分上下的同时,不断在季后赛关键时段打出一些「这才是真登哥」的表现。

如果不提前续约戈登,考虑到2020年的自由市场并不强势,戈登可能会得到一份超过其实力的合约。火箭可以通过鸟权续约他,但如此一来将会严重损害火箭的薪资灵活性。那幺火箭愿意给戈登3年5250w的合约幺?对待这件事的态度将会极大程度上的影响火箭交易戈登的决心;

3. 火箭拥有格林和香波特的鸟权,但是这两位在季后赛同样机会不多,火箭如果有其他操作,可以在最后留下他们填补阵容,毕竟他俩的比赛价值还是强于底薪的,留下可能会更多出于对最后薪资单的考量。

4.另一个对于火箭来说比较糟糕的问题是,他们在18年夏天放弃阿里扎鸟权后,已经失去了通过超帽得到较好补强的机会。

如果莫雷如果能软磨硬泡忽悠内内跳出合约,他们确实可以有全额中产,但全额中产触发硬薪资帽,避税难度和上赛季不可同日而语,费尔蒂塔真的允许莫雷这幺做?

与此同时,使用全额中产意味着火箭后续阵容即使以全底薪搭建,薪资单也岌岌可危。所以在保守情况下,火箭通过迷你中产能签下诸如杰夫格林这样的球员已经是万幸,下赛季保罗和塔克再老一岁,指望比本赛季有实质性的提升也没啥可能。在这种窘境下,才会诞生第二种路线——激进派。

休斯顿火箭的夏天:属于他们的末日狂奔

二.激进路线(尝试拿到巴特勒)

在自由市场上,以较便宜的价格拿下一个不错的中锋不是困难的事情,如果你只是希望终结+护框,那幺可以在中锋位置上确实可以放弃卡片,谋求一个CP值较高的合约。[注2][注2]在哈登手下,只要能做好终结和护框,就有机会达到比合约看起来价值更高的贡献。恰好卡佩拉也做不了更多事情,只是卡佩拉在吃饼的跑位方面和防守的全面性方面能做得更好。

戈登的续约难题上面也提到了,存在明年溢价续约被人明着打劫的风险。并且在锋线愈发重要的今天,火箭在季后赛展现出的侧翼高度已经成了一个能被勇士揪着痛打一个系列赛,到最后都没办法解决的致命弱点。火箭提出以卡佩拉和戈登为主筹码换巴特勒,确实是一个可以接受的构想。

假设火箭通过先签后换得到巴特勒,付出的筹码是卡佩拉和戈登,那幺火箭账单上在内内不跳出的情况下薪资总额为1.245亿,硬帽为1.38亿,对于火箭来说,剩下的8+2名球员,一共只拥有1350w来补强,如果内内跳出,将是用1730w来补完9+2人。

在这种情况下,莫雷仍然可以依靠双向合约和衰减底薪来使火箭拥有全额中产和双年特例的机会,也可以将中产拆分,让火箭得到高于底薪价格的球员来进行补强和捡漏。

只要能最后保留哈登,保罗,巴特勒,塔克这几位核心框架,留下哈腾,克拉克和克莱门斯这些年轻人来填补阵容,火箭的最终名单,会变成由双向合约,双年特例,还有中产合约完成的最终补强,在这个基础上首要任务是找到合适的中锋和前场轮换,难度不小。但相较于保守做法下几乎没什幺变通空间来看,第二种方法可以提升阵容的上限(毕竟第一种情况下火箭也没什幺深度可言),符合「中锋位置尽量省,把更多的钱投入到锋线」这一被无数经理和专家承认的时代潮流。

在火箭保障合约数量不多但金额巨大的前提条件下,他们正在走所有历史上无数球队开始没落时会经历的最困难的补强之路——没有新秀合约的福利,没有鸟权续约撑大空间的福利,要靠很少的空间去补齐足够大的阵容窟窿,头重脚轻几乎是必然的结果,而年龄的逐渐增长会让这个阵容变得一年比一年溢价,同时失去竞争力和交易价值,因此,每年的窗口都会比上一年更加窄小。

詹姆斯-哈登用无数的单挑撑起的比赛方式,让他成为了现代篮球下独一无二的,能在例行赛只要求超低的阵容适配性,超低的体系要求就能抗下大量球权完成一支球队进攻产出并冲击50胜的存在。在球队具备这样类型巨星的前提下,球队合约上的拙劣以及阵容上弱势都能在一定程度上被掩盖,而火箭也能每年收穫不错的成绩、上座率和风评,只需要在每年四五月份出局之后,再对球迷来一次崭新版本的保证即可。

在现有的日子得过且过的情况下,火箭又是否有动力和决心,做出大破大立的举动,换来一个用罚球以及攻框撑TS,用和火箭魔球思路不太兼容的中距离开发产量的明星,再背负上未知的化学反应风险,去提升可能的上限,更高的锋线硬度和更好的防守?

当你每天都能在家里喝上一碗排骨汤,背负着房贷、学费和每个月给媳妇买新首饰以及包包,在单位/公司还能收穫不错的福利待遇,五险一金和人缘关係的情况下,你愿意进行多大程度上的创业?这个问题的答案或许可以成为球迷们质疑费尔蒂塔每年光说不做的解释,休士顿火箭的年龄和薪金情况,就是一个这样的形象。

来一场中年男士的末日狂奔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