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V车生活 >安华律师回现场搜证‧屋主不在无功返 >

安华律师回现场搜证‧屋主不在无功返

安华律师回现场搜证‧屋主不在无功返(吉隆坡)国会反对党领袖拿督斯里安华被控肛交案今日(週一,5月31日)续审,安华辩护团下午重返现场搜寻证实,但一无所获;而原告兼安华前私人助理赛夫则否认,他选择在峇东埔国会议席补选提名前夕,前往吉隆坡直辖区回教堂宣誓自己遭安华鸡姦,是为了要“拖垮”安华,让他败选。安华代表律师卡巴星认为,赛夫宣誓当天恰好是峇东埔补选提名前夕,因此不排除赛夫是在有预谋的情况下,作出这项安排,以打击準备代表人民公正党上阵峇东埔补选的安华。赛夫是于2008年8月在回教堂,以《可兰经》发誓,强调本身确实曾被安华鸡姦。峇东埔国席也是安华的堡垒区,他通过这场补选,从妻子旺阿兹莎手中重新接回议席,并赢取补选,出任国会反对党领袖。指补选宣誓属巧合对于卡巴星的指控,赛夫解释,这一切纯属巧合,他原想在7月前往宣誓,但因为找不到回教堂,因此在情况不允许下作罢。另外,安华辩护团于下午重返现场,企图前往案发单位的对面单位,寻找安华的不在场证据,但因屋主不在家,而白跑一趟。安华代表律师卡巴星声称,案发时,安华与另外5人正在案发现场的对面单位开会。因此,他们有必要重返现场搜查证据。卡巴星是于週一法庭开庭时才提出这项申请。虽然遭主控官尤索夫反对,但法官拿督查比丁最后还是允许辩方申请。一行人于下午12时许出发,重返案发现场,即蒂沙白沙罗公寓。结果,由于屋主在霹雳州武吉美拉,无法在週一出庭,而白跑一趟,警方只好尝试週二(6月1日)再次安排重返现场。法庭于下午2时15分重新复庭。否认塑胶物插肛门赛夫声称,他在普斯拉维医院检查时,不曾向医生说明肛门遭塑胶物插入。主控官尤索夫重新盘问赛夫,并询问赛夫在普斯拉维医院做检查的经验,重新核查奥斯曼医生的报告书。报告书内容讲述,赛夫的肛门曾遭塑胶物插入。对此,赛夫解释,他在检验前,仅向医生透露肛门疼痛。当医生欲开始检查肛门时,他才说被鸡姦。“医生知道后就停止检验。我没有告诉他,我被谁鸡姦。医生的报告书文字很潦草,我看不太清楚,但我确定,我不曾告诉他(医生),说我的肛门曾遭塑胶物插入。”赛夫:遭鸡姦时没逃赛夫承认,他遭安华鸡姦时,曾有机会逃离现场,包括大声喊叫,甚至前往保安亭求救及报案。不过,他称,他没有这幺做。卡巴星:纳吉知情不报属违法安华代表律师卡巴星声称,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知道赛夫遭安华鸡姦后,并未向警方报案,这种知情不报的行为也属违法,可被判坐牢。他说,纳吉知情不报的行为,已抵触刑事程序法典13条文,并可在刑事法典202条文下治罪。因此,纳吉可以被判坐牢。卡巴星在引导证人赛夫供证时,发现后者曾在向当时的副首相纳吉投诉,自己遭安华鸡姦。赛夫声称,纳吉当时并未给予他任何建议,包括报案。“纳吉说,他不能做甚幺,因为这是(肛交)安华的私事,同时也关乎我个人的前程。”他说,除了纳吉,赛夫还曾向国家运动员福利基金会执行主席姆达斯、马六甲州总警长洛文、前公青团长依占、叔叔及宗教师等申诉自己遭鸡姦的经过。赛夫不知宗教师姓名安华代表律师卡巴星质疑宗教师的存在,直问赛夫有关宗教师的名字。赛夫声称,这名宗教师其实是叔叔的宗教师,但他不知道对方姓名,过去只是直呼对方“阿杜(ahduk)”。不过,赛夫称,这名宗教师已在数月前病逝。向多人申诉遭鸡姦没人建议报警安华代表律师卡巴星说,赛夫虽然曾向许多人申诉肛交的经过,但这些人都没有建议他报警,或採取进一步行动。对此,赛夫解释,他们或许是因为担心他的前程,所以未向警方揭露赛夫遭鸡姦的实情。卡巴星直斥,知情不报不但抵触法令,而且还可被判坐牢。赛夫则表示,他对此法令并不知情,结果反被卡巴星教训。“你不知道,那幺我现在就给你教导。”不过,卡巴星“倚老卖老”的言论引起法官不满,并向他发出告诫,要求卡巴星提出问题时,不应加入个人意见。7岁父母离异父娶泰女生子赛夫在卡巴星的引导下,讲述自己的家庭背景。他7岁时,双亲即离开,父亲后来在泰国与一女子再婚,还在去年诞下一个男婴。他不确定父亲第2次结婚是否合法,但他过去一直都和父亲保持联络。肛交案续审对话录卡巴星(安华代表律师):卡赛夫(原告):赛尤索夫(主控官第2律政司):尤法官:法卡:没有人建议你报警?赛:没有。他们可能担心我的前程。卡:你之前说你曾向纳吉申诉,你遭安华鸡姦。那幺你是否知道,根据刑事程序法典第13条文,纳吉是必要向警方报案?赛:我不知道。卡:如果没报案,他是可以刑事法典第202条文下被控,首相必须坐牢,你知道吗?赛:我不知道。卡:(语气加重)你不知道?我现在就教导你。依据常识,首相必须针对此案向警方备案。法:(法官不满卡巴星态度)卡巴,你到底是在问问题,还是在发表言论?卡:我只是在反映事情的严重性。法:我要问题,不要意见。卡:我只是...法:好,继续问。(打断卡巴星的反驳)卡:你是否知道,首相会因此坐牢。赛:不知道。尤:这根本就不是法律。卡:有个问题,这是法律,怎幺你身为一名资深的律师却没有常识?尤:我...(眼见两大律师又在争论不休,法官生气地调头离席,留下错愕的大家。法庭暂时休庭。)5分钟后.....尤:法官大人,我觉得辩方律师根本就在扰乱证人。卡:我...法:请继续审讯。卡:(企图化解僵局)法官大人,证人都还没进庭,怎样审讯?(大伙哄堂,赛夫再度入庭供证。)【热点新闻:安华被控肛交罪】‧2010.05.31